新疆生产建设兵团-ag·真人(中国)试玩平台

兵团榜样丨徐春棠:一片芬芳润边疆

发布时间:2024年02月27日 信息来源:兵团日报 编辑:贾蕾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作者:彭思琦

每年6月,伊犁河谷的薰衣草开始进入盛花期,将大地晕染成一片紫色的花海。

徜徉在这片默默绽放了大半个世纪的花海中,人们总会想起一个人——“中国薰衣草之父”徐春棠。

1963年,毕业于上海轻工业学校的徐春棠,来到农四师清水河农场(现四师六十五团)园林连工作,自此,时年19岁的他便和薰衣草结下了一生的情缘。

当时,我国轻工业日化生产所使用的薰衣草精油全部来自国外,进口费用高昂,就连业内绝大多数人也是只知精油,却从未见过薰衣草植株的样子。

1964年,国家把试种薰衣草的任务下达给了兵团,兵团又将这一任务交给农四师清水河农场和谊群农场(现四师七〇团)。

时任清水河农场园林连技术员的徐春棠接过这一重任后,将引进的10克薰衣草种子c-417、h-328,种在了园林连水井边几平方米大小的一块空地上。当时,他虽然熟悉香料制作工艺,但对于种植薰衣草却毫无经验,全凭自己一点一点地摸索学习。地里长出的每一株幼苗,他都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精心呵护,照着书上的黑白照片一株株比对,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……

提升发芽出苗率,是徐春棠要攻克的第一道难关。引进的薰衣草种子由于种小皮厚,发芽率仅为1.4%。怎样化被动为主动,破解这一难题?他吃饭时想,走在路上也想,从冬小麦种植中琢磨门道,经过长达7年的反复试验,终于将薰衣草种子发芽出苗率提高到了90%。

薰衣草的老家在温暖的地中海,伊犁河谷的冬季对它们来说漫长难熬。为了让薰衣草安全过冬,徐春棠想了很多办法:用厚草帘盖住,失败;用塑料棚保温,失败……最终,他从葡萄藤埋土越冬、开春掀“被”的做法里汲取经验,将薰衣草的底部用厚厚的土埋住,让它们在温暖土壤的怀抱中安心“冬眠”,一举使薰衣草越冬成活率达到95%。

时间一天天地流逝,四师薰衣草种植面积逐步扩大,从最初的几平方米到2003年的2.2万余亩,成为与法国普罗旺斯、日本北海道齐名的世界三大薰衣草产地之一。

由于多种因素影响,四师生产的薰衣草精油销售价格较低,薰衣草种植户效益不高,影响了种植积极性。徐春棠建议,将薰衣草种植、生产、加工、销售等环节进行整合,走产业化发展道路。在他的积极推动下,四师统筹辖区薰衣草产业资源,打造集薰衣草及其它芳香植物生产、加工、销售为一体的龙头企业,生产的优质精油产品远销国内外市场。

2004年5月,徐春棠退休了,可与薰衣草长达40年的情分始终是他的牵挂。身患重病的他远赴广东、上海等地调研,了解各地香料市场情况。回到四师后,他又忙着选种,操心薰衣草太空育种事宜。

一次,儿子徐海军与父亲通电话时,感觉到了徐春棠身体状况的异常,便“硬生生”把他拽到医院里做检查。然而,一切都为时已晚。“父亲一心扑在薰衣草事业上,即便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大问题,仍然一门心思整理薰衣草相关资料,思考薰衣草产业如何做大做强。”每每念及此处,徐海军都嗟叹不已。

2005年11月28日,带着对薰衣草的无限眷恋,徐春棠离开了人世。但是,在四师人的心目中,徐春棠一直就在这片土地上,从来就没有离开过。

网站地图